市場規模300億:智能快遞柜參與者何時盈利?

來源:億歐網

點擊:721

A+ A-

所屬頻道:新聞中心

關鍵詞:智能快遞柜 智能快遞

    眾所周知,近兩年來,我國的快遞業務量一直保持著高速的增長態勢,而這種趨勢在未來幾年也還將會延續下去。有數據預測到2020年,我國快遞業務量將達到700億,業務收入接近8000億元。2018-2020快遞業務量復合增長率為19.5%,業務收入復合增長率為15.4%。如此一來,快遞末端的配送壓力也在逐日增加。為緩減末端壓力,近幾年各大智能快遞柜應時而生。而且,智能快遞柜因其安全性和便利性越來越受到快遞員和用戶的信賴和歡迎。

    《2018-2023年中國智能快遞柜市場前景及投資機會研究報告》,也指出到2020年,中國智能快遞柜市場規模將達近300億元。但是,隨著智能快遞柜的全國范圍內擴張,其發展瓶頸也越來越凸顯出來。那么智能快遞柜發展過程中投入的成本和盈利方式是怎樣呢?又該如何解決呢?

    成本投入巨大

    智能快遞柜成本包括柜體成本、場地租金、設備折舊、鋪設代理傭金、維護維修和電費網費通信費、管理費等。據調查,一組尺寸為2500×1950×500mm的智能互聯網快遞柜,網上起訂價格為1.2萬元左右,一般以1.8萬元到6萬元不等。還涉及場地的租賃費,早期成本較小,一般不超過2000元/年,但之后由于多家企業參與競爭致使租金一路飆升至數萬元不等,而且快遞柜進駐小區還包括場租費、管理費等,一組快遞柜初始運營投資金額至少在4萬元左右。

    此外,還包括安裝成本、維護運營成本或者與合作商合作的成本,這些還不包含線路改造、與單位物業溝通等多個范疇的成本。不可避免的微小成本還包括商用電費、短信費等。一般而言,智能快遞柜企業為節省電費部分成本會采取打包到年租金并取得折扣方式解決,而前期的短信費用也隨著微信公眾號的關注有所降低。

    而快遞柜的淡旺季比較明顯。以一組141個格口的快遞柜為例,快遞員往快遞柜里塞快件,每用一個格口需要支付兩毛錢來計算,使用率平均達到100%,也就是141次/天,收入為28.2元,一年的收入10293元,這與初始運營費用相比差距比較大。

    盈利途徑

    目前,盡管快遞柜由于成本資金壓力比較大,但多方政策也在鼓勵其發展。近幾年政府出臺多項直接或間接關于支持推廣智能快遞柜的政策文件。與此對應的是,大量的資本也在近幾年相繼涌入,為智能快遞柜行業的發展打入強心劑,如去年初豐巢獲得20.7億元融資。

    有政策的扶持和資本注入的加持是好事,但智能快遞柜行業仍然面臨著虧損的狀態,因此還需自己謀取其他盈利之途。目前,智能快遞柜的收入來源主要依靠廣告收入(包含柜體廣告、顯示屏廣告、微信端的廣告等)、包裹攬件收入、向投遞員收取的使用費、消費者逾期取件所支付的費用以及有償寄存和部分的打賞收費等。

    以豐巢為例,從其官網上可以看到,快遞柜的五大盈利模式是線上寄件、柜體廣告、屏保廣告、取件服務頁面廣告、豐巢微信/支付寶/短信頁面,廣告載體正是快遞柜的重要商業賣點。根據相關查詢結果,京東自提柜廣告價格顯示,柜體展示月租金為6000元;PPT格式的電子海報/視頻支持,每月250元;圖片海報展示價格200元,時間為15天。

    記者致電豐巢客服得知,豐巢主要針對快遞員和寄快遞用戶使用,不過目前收費還是主要靠收快遞員的錢,并無對用戶逾期取件強制收取費用現象,快遞員需要根據柜子大小支付為不同大小的快遞支付0.3、0.5、1元的費用,而且不同區域不同柜體收費標準會有微調。

    中郵速遞易快遞柜一般情況下則按照大箱0.6元/件,中箱0.5元/件,小箱0.4元/件收取費用,并保持局部地區的微調,據悉未來的發展中,還可能向小區物業收取一定平臺費用。

    一名快遞物流行業人士介紹說:“現在除了收逾期費之外,也有公司在慢慢推出類似于打賞、贊賞那樣的非強制方式,也是一種探索。沒辦法,只有先生存下來,才能談其他的。”

    除了自身求生存發展推出各種措施之外,政府對智能快遞柜企業做出了直接的經濟補貼。以濟南為例,對從事智能快件箱布放運營且新增智能快件箱達到300組(含)以上的物流企業,按照2000元/組的標準給予補助,每個企業最高補助額不超過100萬元。

    分析、探索、解決

    有人曾表示,成本過高和高估用戶消費頻率以及無法積累穩定的客戶流量是智能快遞柜無法盈利的最主要原因。那么在如何盈利的問題上,專家們又有哪些觀點呢?

    觀點一:應推廣增值服務

    中國社科院工業經濟研究所副研究員趙劍波曾在接受采訪時表示,對于智能快遞柜企業普遍面臨用戶“抵觸付費”難題,應推廣增值服務。在拓展生活類服務方面進行創新,僅僅依靠快遞的代收和代發,很難形成盈利能力。尤其到了市場成熟期,智能快遞柜初具規模,擁有龐大的用戶入口之后,提供一些增值服務,智能快遞柜企業就會擁有更大的話語權和談判能力。”

    觀點二:搭建平臺,走集約發展模式

    北京郵電大學郵政發展研究中心主任趙國君認為,首先應解決智能快遞柜建設、維護的主體問題。“郵政有國家信譽、普遍服務的基礎設施等先天優勢,以郵政的普遍服務為主建設快遞柜,可以降低運營成本,同時提高服務水平。”他建議,智能快遞柜建設通過郵政搭建平臺,快遞公司共享使用,走集約發展模式。

    觀點三:從其數據、流量中掘金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專家認為,消費者和快遞員都不應作為快遞柜費用的承擔者,而是應該由快遞企業通過提升快遞價格來“支付”這部分成本。此外,智能快遞柜的贏利模式不能完全靠收費和廣告,而是從其數據、流量中掘金,當年的“豐鳥之爭”就是最好的證明。所以,布局智能柜收集快遞對接數據的價值遠大于其能否帶來微薄現金利潤。

    觀點四:提高市場集中度

    盡管智能快遞柜在盈利上還存在一定問題,但是它集成了物聯網、智能識別、動態密碼、無線通訊等技術,能夠實現快遞的智能化集中存取,遠程監控和信息發布等功能,對于快遞數據的收集有很大幫助。無論是電商企業、物流公司還是第三方企業都在積極布局目前看來穩虧不賺的智能快遞柜,是因為從長遠來看智能快遞柜有其戰略意義。因此,從目前眼花繚亂的快遞柜市場來看,提高市場集中度才是發展的趨勢。

    當前我國用戶還未形成自愿付費的消費理念,這也需要時間的沉淀和經濟的進一步發展。不過對于整個快遞柜行業而言,2019年將意味著更多的布局投入,更優質的用戶體驗。短期盈利不是核心,重要的是商業模式的增長空間,形成完善、良性的成長模式。


    (審核編輯: 智匯小新)

    年香港六合彩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