環保產業危機浮現 業界呼吁重啟環境治理市場化改革

來源:每日經濟新聞

點擊:983

A+ A-

所屬頻道:新聞中心

關鍵詞:環保產業 環境治理

    2018年,環保產業遭遇危機,昔日明星環保企業風光難續。全聯環境服務業商會呼吁,當務之急是重啟環境領域市場化改革。

    國內環保產業市場化發展17年,從沒有像2018年時那樣,遭遇危機集中爆發。2018年,A股環保板塊總市值縮水大約45%,68家環保上市企業半數利潤下跌,股債雙殺時有發生,昔日明星環保企業風光難續。

    凱迪生態、盛運環保、神霧環保這些資本市場上曾經的明星,到期無法清償債務,陷入危機。之前突飛猛進式的發展遭遇極大挑戰,這些企業以PPP為代表的發展模式,成為業界爭議的一個焦點。

    在3月1日的一場活動上,由全國工商聯主管的全聯環境服務業商會(以下簡稱環境商會)呼吁,當務之急是重啟環境治理市場化改革。環境商會會長、博天環境董事長趙笠鈞認為,現在提重啟環境治理市場化改革,其實是在市場化進程走到這個階段時,重新思考一個更健康的產業發展、更良性的市場化政策應該什么樣。而E20環境平臺首席合伙人傅濤則認為,重啟環保市場化改革要對中央、地方以及企業的責任重新劃分。

    “問題非常嚴峻”

    “去年出現的問題非常嚴峻。”趙笠鈞在談到環保企業在2018年的遭遇時如是強調。

    這種嚴峻情況在上市公司市值和財務數據上清晰的體現出來。首創證券數據顯示,2018年環保板塊總體市值縮水約45%,68家環保上市企業半數利潤增幅為負,整體呈下滑態勢。從公布業績預報的68家環保上市企業經營情況看,半數利潤增速為負,整體呈下滑態勢,工程類虧損企業較多。

    昔日環保領域的明星企業風光難續。有的企業前期過度舉債擴張、風險控制能力弱的企業出現了資金鏈斷裂,例如凱迪生態、盛運環保、神霧環保等到期債務無法清償,陷入債務危機。從事垃圾發電的盛運環保,累計逾期債務超過36億元;主營生物質發電的凱迪生態,逾期債務達100多億元;煤炭清潔利用為主的神霧集團年利潤預虧14.9億元左右。

    在趙笠鈞看來,近年全國環保系統強化了督察監管,但政策執行的利好并沒有帶動環保市場需求的穩步釋放,去年以來環保產業增速放緩,尤其社會資本對于環保行業風險偏好明顯降低,企業融資環境緊縮過快,融資成本急升,并在融資領域遭遇了股債雙殺。

    2018年5月,東方園林發行不超過10億元公司債,僅募得5000萬元,接近流標。一些民營環保企業債務違約之后,金融機構對于民營企業和環保行業的債券認購持更為謹慎的態度。行業整體融資環境急轉直下,企業再融資壓力普遍加大。

    “一次深刻的教訓”

    環保行業發展遇挫的現象,源于宏觀政策、環境治理行政化和產業非理性擴張等多重因素的綜合疊加。

    宏觀政策方面,主要是PPP整頓和去杠桿化。趙笠鈞介紹說,2017年11月,政府部門對PPP業務模式進行了整頓,對于不規范或不適合的項目進行清理,一些環保類項目被清庫或剔除清單。大約半年時間都在做整頓工作。銀行一看到政府部門說一些過去做的項目不規范,幾乎將所有PPP的項目融資都停了下來。

    同時,國家去杠桿的力度也越來越強。環保業務是高杠桿業務,環保項目資本金20%到30%,那剩下的70%到80%就需要銀行貸款。在去杠桿政策推動下,環保行業首當其沖成了一個去杠桿的重要對象。

    此外,環境治理行政化也是從業人員關注的重點。環境商會認為,我國環境治理對于行政手段依賴度過高,缺少市場化經濟手段的調節。環境監管的實施和執行效果一般滯后于市場發展步調,且政策紅利的延續存在較大的不確定性,缺少良性動態的市場化長效作用機制。

    政策等屬于外部因素,而企業自身盲目擴張則是內因。“去年的遭遇對整個環保行業來說是一次深刻的教訓。”趙笠鈞說,在政策的驅動和資本市場的助力下,整個環保行業的資產價值都非常高。企業往往會在投標的時候盡量報低價搶項目,同時又進行高價并購,造成了一些問題。

    “催生新的游戲規則”

    面對這些挑戰,環境商會的企業家們提出,當務之急是重啟環境領域市場化改革。

    趙笠鈞認為,現在提重啟環境治理市場化改革,其實是在市場化進程走到這個階段時,重新思考一個更健康的產業發展,一個更良性的市場化政策應該什么樣。而E20環境平臺首席合伙人傅濤則認為,重啟改革就是對中央、地方以及企業的責任進行重新劃分。

    環境商會副會長兼首席環境政策專家駱建華說,去年,環境督查大張旗鼓最有力度。在強督查的背景下,應該催生一個環境大市場,帶來一個大產業。但是結果恰恰相反,產業的投資、市場的規模并沒有出來。

    在他看來,去年環保產業的變化是一個新的起點。前幾年相關的產業游戲規則失效了,需要重新制定一個游戲規則和玩法,這就是“重啟市場化改革。”

    E20環境平臺首席合伙人傅濤認為,不是所有的政策都要來適應企業。重啟改革就是重新劃分中央、地方以及企業的責任。重啟意即這三個角色需要找對位置。

    趙笠鈞則認為,對于拓展環保行業的市場化改革,應當建立完善綠色價格機制、綠色稅收和收費政策、綠色金融政策,引入長效資金開展環保投入,加大證券市場融資扶持力度。


    (審核編輯: 智匯小新)

    年香港六合彩资料